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商行政执法与探索

本人致力于以工商业务为主,兼理其他法律事务!

 
 
 

日志

 
 

岑丹评案66到70  

2012-12-29 11:22:22|  分类: 岑丹评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六)酒楼原因砸伤老人 仅赔医药费责任偏轻

2004-07-09  

        案情:

  据《北京娱乐信报》报道,位于北京崇文区沙子口附近的天泓居大酒楼服务员不慎碰倒了四扇屏风,砸在了正在进餐的魏老太头部,导致老人短暂昏厥。

  据魏老太的女儿吴小姐一边演示一边描述当时情形:“我母亲坐在轮椅上吃饭,四扇屏风就在其身后。服务员上菜时碰倒屏风,其中一扇重重地砸在我母亲头部,她随即出现了短暂的昏厥。我们本想叫饭店派一人陪我母亲去医院检查,可饭店却以免单为由予以拒绝。我们只得拨打110报警。” 坐在轮椅上的魏老太从医院检查回来后回忆说:“当时服务员在我身后送菜,我感觉到她碰了一下屏风,接着我脑袋就‘嗡’的一下,半天都没缓过来。”记者在她的诊断书上看到,“头部左上砸伤一2厘米左右的血包,其他无异常。”

  “我们当时说可给他们免单,医药费也可报销。”该店楼面经理说,此事使酒楼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既然双方都有损失,他们便不能全部赔偿。

  2004年7月7日,双方交涉3个多小时后,魏老太一家照常买单,饭店同意支付全部医药费500余元。 

        点评:

   本案以当事双方的和解结案,消费者虽然接受了照常买单,酒楼支付魏老太的全部医药费500元,但是从法律的角度讲,这样的结果并不能弥补消费者的实际损失。

  本案主要涉及明确责任、赔偿范围等法律问题。就本案来看,酒楼侵犯消费者的生命健康权,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第七条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在本案中,服务员的过错致使屏风砸伤魏老太,酒楼应否负责呢?按照《解释》第九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根据以上的规定,魏老太是有充分法律依据向酒楼主张索赔权的。  对于消费者人身损害的赔偿范围,《消法》中也有比较明确的规定,《消法》 第四十一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造成消费者或者其他受害人人身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治疗期间的护理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等费用,造成残疾的,还应当支付残疾者生活自助具费、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以及由其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魏老太受伤所应获得的赔偿绝不仅仅限于医药费。至于就餐费用,魏老太在就餐过程中被砸伤,酒楼的服务并未如约完成,要求魏老太一家承担餐费显然也不合理。

  本案中,在未达成一致之前,如果魏老太的家人对于酒楼的解决方案不满意,应当及时向消费者协会或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反映。按照《消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对消费者提出的修理、重作、更换、退货、补足商品数量、退还货款和服务费用或者赔偿损失的要求,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可以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以一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 何为没有正当理由拒不承担民事责任?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处理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的若干规定》规定“经营者在消费者有证据证明向其提出承担民事责任的合法要求之日起超过15日,并且两次以上没有正当理拒不承担民事责任的,视为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但经营者能够证明由于不可抗力的原因超过时限的除外。”

         笔者笑谈:

  本案中,酒楼实际也免除了不少应承担的责任。魏老太的家属同酒楼酒能舌战3个多小时,看来维权的意识还行,只是缺少专业支持。建议各位如果遇到同类情况,经营者不仁,您也别怕,赶紧向有关部门反映,该搬的救兵还是要搬的。再有,您既然已经能和对方论战3个小时,也就不怕再用几个小时争口气,万不得已到法院,这点事儿也就是开一次庭,一两个小时就有定论了。(撰稿:岑丹)

(六十七)煽动冲击安检 有理消费者变无理

2004-07-13  

        案情:

  2004年7月4日,东方航空公司亩mu7134航班因雷雨影响取消。当时,东航工作人员给被延误旅客安排了宾馆,并通知所有旅客在12号门内集合。但少数旅客对东航的补救措施不予配合,多名旅客推搡东航工作人员。

  7月5日凌晨2时许,警察赶到现场维持秩序。旅客代表和东航工作人员就补救措施进行协商,但未达成一致。后来,部分情绪激动的旅客围攻机场工作人员和警察。

  其中一名大学毕业不久的男青年,多次拨打110报警,称现场警察解决不了问题。该男青年还以污秽下流语言公然谩骂警察达五分钟。而现场警察一直反复劝说旅客稳定情绪,以协商的态度解决此事。

  2时30分,mu7134航班另一乘客赵某见一航班旅客开始准备过安检,便再次来到安检现场滋事。他多次叫嚣“都给我冲进安检,还检查什么!”这时,少数不明真相的旅客在该男子煽动下开始冲击安检现场,被警察耐心劝阻。看到这种情况,赵某竟然对现场的多名警察公然谩骂。

  在警察多次警告其应理智的情况下,赵某仍继续鼓动其他旅客强行冲过安检现场,致使事态进一步扩大。有的旅客在赵某的煽动下辱骂安检现场工作人员,还有人冲入隔离区。在此情况下,警察将未经安检的旅客带回重新进行安检,现场秩序一度混乱达半小时之久。

  警方认为,赵某在遇到航班延误之后,本应理智地与航空公司协商,共同寻求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法。但他却未保持冷静,甚至煽动旅客冲击安检现场,带头谩骂值勤警察和安检工作人员,其行为已严重扰乱首都机场正常社会秩序。依照《刑法》第290条规定,赵某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

        点评: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的规定“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本案的情节比较简单,最终法院是否能以扰乱社会秩序判决,可能还要涉及证据等因素,不过机场通常都有录像,有利于警方和公诉机关举证,赵某被追究判刑可能性很大,即使不被判刑,刑事拘留的日子也不好过。  遇到航班延误后,消费者的急切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及时与航空公司协商,了解航班延误的原因、预计时间等都是消费者的正当要求。航班延误原因有多种,因航空公司自身原因造成的延误,航空公司有义务负责赔偿。由于天气、空中交通管制等非航空公司原因造成的延误,航空公司应协助旅客安排食宿,妥善解决因航班延误给旅客带来的不便。万一航空公司的服务不到位,不能满足消费者的实际需要,消费者也要理智面对,依法维护自身权益,万不能做出冲击安检等违法行为。

        笔者笑谈:

  本案中,消费者赵某误以为受了委屈,就可以得理不让人,结果栽在警察同志手里。公然谩骂,警察同志尚能忍受,那是人家肚量大,冲击安检就是逼得警察不得不下真家伙了。 “老虎不发威,你当它是病猫呢?” (撰稿:岑丹)

(六十八)保姆有病染全家 赔偿责任谁来负?

2004-07-27  

        案情:

  赵先生一家经某中介公司介绍,雇用了一位家庭服务员(俗称“保姆”),保姆人机灵、也很勤快,赵先生一家对此比较满意。可是过了几个月后,赵先生一家均出现了厌食、乏力等症状,经医院诊断,赵先生一家均感染了乙肝,而在此前不久,赵先生一家的体检结果均无此病。

  后经查,赵先生家的保姆系乙肝患者,且处于高复制病毒的强传染期。赵先生一家因此而要求保姆和中介公司进行赔偿。

        点评:

  本案虽然情节简单,却是一起比较复杂的人身损害案件。说其复杂,一是赔偿主体的确定问题,二是人身损害责任的确定和额度的计算。

  本点评将重点放在赔偿主体的确定问题上。本案中,保姆做为当事人,将其列入赔偿主体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由保姆个人的赔偿能力很低,且有可能因自己并不知道患病等原因而得到相应免责。在这种情况下,能否向中介公司进行赔偿,追究其连带责任就显得尤为关键。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有关居间合同的规定,中介公司如果没有核实清楚保姆的身体状态或提供的情况的真实性有误,造成赵先生一家身体受损的,中介公司应承担相应责任。

  《合同法》第四百二十四条规定“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第四百二十五条规定“居间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向委托人如实报告。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中介公司在向赵先生推介保姆时,负有保姆资质审查的义务。而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姆从业是需要具备相应的身体条件的。《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在本案中,消费者可以以侵权为案由向中介公司主张权利。在实际中,还有可能是家政公司提供的保姆,即赵先生是与家政公司签订的雇用合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保姆是由家政公司派过来的工作人员,即保姆是家政公司的雇员。在这种情况下,赵先生也可以直接向家政公司主张权利。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 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笔者笑谈:

  病从何来,病自何时得?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问题都没有明确的答案,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公费医疗管不管下班路上交通事故的争论。好在现在都是保险,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了。在本案中,到底是保姆传染赵先生一家,还是赵先生一家传染给保姆的疾病,到诉讼时恐怕又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万一保姆和家政公司拿出个健康证什么的,赵先生一家的官司还未必能赢。

  “没什么别没钱,有什么别有病!”从身体的角度讲,雇用保姆时您还千万别舍不得几个体检钱,甭管中介公司或家政公司如何保证,甭管保姆有什么健康证,您不妨还是自己安排保姆做个体检,既是对家人负责,也是对他们负责。

  体检项目不妨略细一点儿,按餐饮行业的标准就行,最起码别低于您单位体检的水平。正所谓“传病之心不可有,防病之心不可无!” (撰稿:岑丹)

(六十九)黑出租痛宰香港官员 “创收”不成被罚一万元

2004-08-02  

        案情:

  2004年7月28日15时左右,一名香港特区女官员从北京首都机场乘“出租车”至东方广场,下车时居然被索256元车费。该女官员拨打举报电话后,城管队员当场查处了这辆黑出租。

  女官员感觉有些蹊跷:“这条路我经常走,加上高速过路费也不会超过100元。”她拨打举报电话10分钟后,东城城管东华门分队队员赶至现场,发现该“出租车”是一辆黑车。但令人不解的是,刚才还打出发票的计价器却不见了。

  东城城管大队向该黑车车主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1万元。当事车主已向银行交纳了罚款。

        点评:

   黑车载客在很多地区都存在,作为大都市的北京首都机场也有黑车营运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甚至有媒体认为已经形成了产业化。国家对车辆非法运营进行处罚是有明确的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2004年7月1日实施)第六十四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的规定,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停止经营;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处违法所得2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2万元的,处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按照以上规定,对于非法运营车辆的处罚应由交通行政主管部门进行。

  北京市城管部门有权对非法运营车辆进行处罚,是基于2004年3月1日北京市再次扩大了城管的行政处罚权,原由交通行政管理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和区、县人力三轮车管理机构行使的对非法从事出租汽车(含旅游客运汽车)、小公共汽车和人力三轮车业务行为的行政处罚权划转城管。上述行政处罚职责划转后,法律、法规和规章中规定的与处罚权相配套的对车辆的行政强制措施,一并由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队伍行使。  本案中,虽然黑出租车车被处以一万元的罚款,处罚力度已经不轻。但是如果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四条的规定,仍有偏轻之嫌。

        笔者笑谈:

   人家被罚了一万元,咱们这里还说罚少了,难免让人有落井下石之感。不过既然是评案,就要从法律法规角度讲。有时候公众认为黑出租车没挣多几百元反被罚一两万元而同情,但是您那是光看见贼挨打,没看见贼吃肉呀(黑车逃税等能否称之为“贼”?)本案中的香港女官员不算最委屈的,从机场进市区被痛宰1000元以上不乏其人。本案要是让天天“扫活儿”、“趴活儿”接不着乘客的合法出租车司机处罚,恐怕真是3万起步不为过。  至于本案中的打出发票的计价器哪里去了,理由只能有两个:一、司机准备接着干藏起来了;二,这能打出发票的计价器肯定是稀缺物资,不好找。也多亏了不好找,否则黑出租车更多了。(撰稿:岑丹)

(七十)业主查帐的知情权何需合同约定

2004-08-30  

        案情:

  8月8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对该市首例业主委员会告物业管理公司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恋日嘉园业主委员会胜诉。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决,华野家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丰台区恋日嘉园小区公布自其管理小区到2004年4月期间的物业管理收支账目,并接受小区物业管理委员会查询,同时公司支付50元案件受理费。

  恋日嘉园物业管理委员会在起诉书中说,2000年8月,小区开发商委托华野家园物业管理公司对小区进行管理,但在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物业公司既不与广大业主协商签订物业服务合同,也不依法履行公布物业管理收支账目的义务,小区业主多次要求其依法公布时,均遭到拒绝。

  据报道,法院认为开发商制定的房屋使用、管理、维修公约已经行政主管部门核准,对华野物业和恋日嘉园物管会均具有法律约束力。该公约明确约定物业管理企业应当“建立物业管理收支账目,定期向产权人公布并接受管委会查询”,而华野物业没有公布账目,已构成违约,应承担继续履行责任。

  法院判决业主委员会胜诉,判决结果的正确性不容置疑;同时,这个判决结果也有力地支持了正准备维护自身权益的业主们。但是丰台区人民法院以《公约》的相关内容做为判决的依据,似乎值得商榷。因为从所有权的角度讲,业主们毫无疑问是所有权人;从委托的角度讲,业主们委托物业管理公司进行管理,向被委托的物业管理公司进行查询本是基本的权利,本无需约定。《公约》中有此内容固然有利于明确业主们的此项权利,但是据此《公约》内容进行判决,实际上混淆了业主的基本权利和合同约定权利的重大区别。     本案中,如果《公约》中没有“建立物业管理收支账目,定期向产权人公布并接受管委会查询”的约定,业主们是否就丧失了此项权利,显然业主们的这项权利是不能因没有约定而被剥夺的。综上所述,本案若以消费者知情权和经营者的义务为依据进行判决,相信其更符合法律的规定,社会意义也将会更大。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